中亚变局 强权政治角力场

时间:2019-10-16 作者:

【5月15日报导】(中央社记者赵彦台北特稿)三月间,中亚国家吉尔吉斯因为反对派对议会选举结果不满,政变突起,被视为中亚民主典範,又是学者的吉国前总统阿卡耶夫最终竟落得仓促外逃,让人意外,情势推演也为未来整个中亚安危投入变数。

清云科技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傅仁坤分析,中亚五国自古以来即为欧亚「丝绸之路」的枢纽及战略要冲,地缘上与中国、俄罗斯、欧洲等世界强权版图接壤,强权国家因此不仅视中亚为通往对方的要道,更是自身的屏障,结果形成强权必争之地。

尤其,中亚的石油与自然资源丰沛,油田多达一千四百座,开採量可达六十亿桶,黄金、铜、铁、铀、钨等蕴藏量更居世界前茅,而因过去受到前苏联计画经济制约,长期与外界隔离,使得中亚在原油、原料及消费市场成为当今全球唯一尚未开发的处女地。

曾有能源专家估算,未来十年,如果中亚能够充分开发,它的原料与市场产值利润至少高达三兆美元。

英国着名的地缘政治学家麦金德 (Mackinder)曾表示,谁控制了中亚,进而就能统治欧亚大陆,谁控制了欧亚,最后就能控制世界。此语不啻道出面积四百零一万七千平方公里,约六千万人口的中亚,在全球地缘政治运转过程中扮演何等重要角色。

对于意图展开全球布局的美国与中国,或是谋求区域势力稳定的俄罗斯当然别具意义,而且隐然形成三足鼎立、相互牵制的态势。

傅仁坤指出,纵然中亚五国自独立伊始一致表明扬弃共党主义,改以推行民主政治与不同形式的市场经济,惟不容讳言,民主社会中的自由与竞争机制终究无法立竿见影,须要长时间的学习与调适。

不过,外国势力介入或意图影响中亚国家内政的作法,却也可能把各国引往不同的路径,结果成为各个强权操纵的棋子,吉尔吉斯政变或许即是一例。

中国不少媒体和专家评论认为吉尔吉斯「变天」与美国有关,最终目的在于「挺进中亚、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以及遏制中国」。

美国卡内基和平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 forInternational Peace)的中亚问题专家玛莎·欧尔科特(Martha Brill Olcott)接受「华盛顿观察」周刊专访时否认并强调,「完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美国有期望,或是有特殊利益要推动吉尔吉斯的政治变革」。

不论事实如何,观察家认为,吉尔吉斯的变动很有可能引发连锁反应,使中亚政治进程进入继前苏联解体后一个新的多事之秋,强权势力角逐以及如何介入又是主要关键。

傅仁坤分析中亚五国与美国的关联性说,乌兹别克总统卡里莫夫藉与美国加强军事合作获得美国对其政权支持与资金奥援,土库曼不改独行侠本色仍以「独立自主」为政策方针。至于哈、吉、塔虽然支持美国的中亚安全布局,但仍与俄、中维持较为密切的合作。

他说,现阶段中亚区域情势发展中有关列强在能源开发与安全的「和」与「斗」的争逐,无庸置疑美国的超强实力仍居于主导地位。可是,若从美国、欧盟、俄罗斯、中国等列强日益积极入主中亚地区的态势来看,也充分显示未来中亚动向对欧亚大陆的权力平衡,势必都将扮演相当程度的关键地位。

有评论指出,随着美国军事力量加深介入中亚,中亚的地缘政治格局已受到严重冲击,中俄都面临巨大压力。在这种挑战面前,中俄需要进一步增加互信和合作,才有利于提高双方在中亚的影响,符合双方共同的战略利益。傅仁坤认为,外国势力进入中亚主要着眼于现实利益考量,但对中亚五国来说未尝不是另一个转机,藉由本身的地理战略与自然资源优势,以有利国家发展方向全力迈进,当然,关键仍在中亚五国领导阶层的智慧。